那些年,在临江乡下吃过的苦,看哭了!

摘要: 点击上方蓝色临江府↑快速订阅我们

12-11 07:13 首页 临江府


?  爆料|广告|合作微信/电话:18870539333

怀旧不是因为那个时代有多好,

而是那个时候我们还年轻。

有些回忆,因为回不去才愈加珍惜。

感谢那些年受过的累、吃过的苦,

才有了现在的我们:

平凡而安稳,知足而常乐。

那时每家都很穷,但是孩子又很多。当老大的要照顾弟弟妹妹。哭了要哄,闹了要抱,特别辛苦。连出去玩都要带好几个拖油瓶,所以兄弟姐妹的感情特别深。

当年没有发财致富的门道,几乎每家都会靠养猪贴补家用,我们每天的任务里,十有八九有一件是喂猪。

买不起猪饲料,谷物也舍不得给猪吃,爸妈通常会给我们一个竹篓,一把小镰刀,小小的人儿就能去打猪草了。

家里常见的小动物除了猪,还有鸡。当时的公鸡好凶,特别霸道。母鸡脾气很好,下过鸡蛋后会“咯哒咯哒”满院子跑着叫唤。

我们都是孝顺的孩子,心疼年老的奶奶,主动承担起喂鸡喂鸭的“重任”,特别骄傲!

厨房里,妈妈好像总有忙不完的活,做个贴心的娃儿,帮忙生火、烧柴,火光照红了稚嫩的小脸。

那时,根本不分什么男孩女孩,只要到了五六岁,都能帮忙分担家务了。谁说女孩是小棉袄,男孩也一样会刷锅、洗碗。

家里没柴烧了,得想方设法去捡柴,不然下顿饭就吃不上了。

重活干不了,挑点水还是可以的。印象中村前有口古井,每次做饭时都要去挑水,个头小的我们只能拎半桶。家里有压井的会比较省力气,免去了挑水的麻烦。

等到周末,我们早早做完作业就跑去放牛了,老黄牛也认小主人,特别听话,从来不乱跑。

那时候,苦是真的苦,干完一天的活往床上一倒就能睡得着。印象深刻的肯定是插秧、割谷。人手不够时我们这些小萝卜头就派上用场了,一个个都特别能干,做得好还能得到夸奖,心里美滋滋的。

现在还记得,早稻收割时都用棍子敲,再用牛拉着石磙碾压;晚稻就用机器打下来。

那时候甜也是真的甜,开始割稻了,一家人一年的口粮有了保障,每个人都特别喜悦。

割完还不算完事,打谷、晒场、装谷、收仓,这些做完才正式结束。炎热的夏天,每一滴汗水都是勤劳的记录,每一天劳动都有丰收的喜悦。


农村娃,吃点苦再正常不过,当时根本没有娇生惯养的孩子,再不情愿也得劳动,因为穷,更因为懂事。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从来都不是一句空话。再大的风雨,再热的天,算得了什么!我们跟着大人学摘棉花,棉絮粘得全身都是。拿个小篮子捡落花生,一不留神就能找到几块大红薯。


等忙完了一天的农活后,有些人家稍微富裕点,会慷慨地邀请我们坐上车,这就免去了走路回家的疲惫。小伙伴们都挤着跳着要坐进车里,有时候还因为抢哭鼻子呢。

即便是流泪,也是一种纪念;

就算是流泪,也回不到童年。

但是,至少还有余地回旋,

让我们往后的日子每次想起,

都化作星光点点,

偶尔地在心头闪现。

▍来源:有品生活(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首页 - 临江府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