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天奇案:海上大逃杀 之五

摘要: 2010年一艘载着33名船员的山东渔船出海前往南美海域捕鱼。其间渔船失去踪迹。8个月后渔船被中国渔政船拖回港口时,船上仅剩下11名船员。其他海员在哪里?船上发生了什么?最终警方通过调查揭开了一个另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真相……

12-14 22:42 首页 财经汇
罪与罚

   根据仅有的一点法律知识,赵木成觉得自己应该会判死缓或者无期,律师说应该是有期徒刑,换过律师后,又告诉他10年以内,他想着,8年?他认为8年挺好。

  开庭时,他戴着手铐脚镣走进法庭,看见母亲坐在旁听席上泪流不止。他也忍不住眼泪,想回头看看,想跟母亲说句话,屡次被法警制止。“我心想,太对不起家人了,我妈这些年为我付出那么多。”

  跟赵木成同监的嫌犯也是船员,在一艘近海收购船上杀了8个人,抢走十万块钱。

  这位同监的嫌犯神神叨叨,端坐时脑袋乱晃双手狂甩,将一本教人放下心结的心理书背诵得烂熟。

  法庭宣判时,赵木成听到“有期徒刑4年”的判决,“心里乐坏了”,当庭表示不上诉。

  出狱前的那个晚上,他趴在铁栏杆上,向附近监室的黄金波喊,“我要出去了,缺什么东西?我给你邮点儿。”

  “不用了,家里都给寄了。”黄金波叮嘱他,“你自己出去别再那啥了,小心点。”

  黄金波最终跟刘贵夺、姜晓龙、刘成建和船长李承权一样,被判处死刑。

  “鲁荣渔2682号”最终存活下来的11人均因有罪获刑。

  刘贵夺一直死硬着,否认了所有的指控。

  儿子判死刑后,刘贵夺的父母哭着对记者说,“要是船上的人都能像鱼一样游泳就好了。”

  在看守所时,刘贵夺和另一个死刑嫌犯关在一间,他鼓动对方与自己一起逃跑,第二天就被举报。自那之后,刘贵夺被四肢固定在床板上,至今已经4年多。

  “明年(2016)春天刘贵夺就执行死刑了。还在里面的时候,有一回我戴着手铐脚镣,从那走过去,经过刘贵夺关着的那屋,他看到我,手抬起来, 他那会儿只有右手能抬起来一点点,抬起来,指着我,完了又收回去,在脑袋那这样一下,弄了个枪毙的姿势,脸上还带着笑,就跟杀二副王永波时候我看见的一 样。”


尾声

    出狱时赵木成29岁,女朋友去了上海,断了联系。

  “什么都没有了,得从头开始,如果没那件事,我也不会现在这么惨。没去过她家找她。找不到,不想找。就算去也没什么结果。我也不知道她现在什么样,现在更达不到她的要求了。她在大城市待着,看得又多了,更麻烦。所以我现在一点儿不想找。”

  在我采访赵木成的时候,每到下午5点钟,他便催促着要离开。

  “我得回家给我妈做饭去。她在一个工厂做工,挺辛苦。她这个人呐,不干活的时候浑身疼,哪儿都不舒服,一干活全好了。”

  母亲如今不允许赵木成出远门,晚上也得按时回家,他答应母亲,今后再也不会离开家乡。

  几天之后,我站在“鲁荣渔2682号”出发的石岛电业码头,仔细辨认着各种渔船的型号。

  当地人说,“鱿鱼钓儿”太累,钱又少,船员只能从内陆招。码头里停靠着近百艘各式渔船,船员们有的在装卸货物、收拾渔网,有的蹲坐在垃圾桶旁玩 着扑克,一车车海鲜驶出港口,一车车冰块倒进将要出海的渔船里。你可以用“兵荒马乱”来形容那个散发着恶臭的码头,但是,也许那是种坚不可摧的秩序。

  在靠海一侧的地方,停靠着一艘锈迹斑斑的渔船,对比照片,它和鲁荣渔2682号是同一型号。我跳了上去。渔船看来已经废弃很久,遍地散落着连霉 菌也已经死掉的垃圾,从船头走到船尾,我只用了四十多步,然后绕到右侧舷梯,爬上船长室,地上散落着几本《知音》,控制台右侧放着水杯、洗洁精,还有一页 塑封过的、韩国海警散发的提醒手册。控制台左侧,赫然堆着一叠黄色的冥币。

  后侧的船员寝室里,已经空空如也,侧面的墙上写着“万能的父”,低矮的棚顶画着女人的裸体。

  走出船员室时我注意到门上的留言,“走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拜拜。”

  我们当中的大部分人都过着循规蹈矩的生活,以为别人即使不像自己一样对世界安之若素,也不会离经叛道到哪里去,并在庸常的时日里养成了一种根深蒂固的见解:平平常常是人生的常态。

  但是在太平洋上,或者说世界的某个深处,事情并非如此。


附一:时间表

2010年12月27日,“鲁荣渔2682”在船长李承权的带领下,从我国北方最大的渔港、威海石岛渔港起锚

33名船员中,仅有10人曾经出过海,18人出航前并没有海员证。而没有海员证的船员,是在船出海后,公司用船运送至“鲁荣渔2682”号渔船上

包德与刘贵夺经3、4次密谋后,组织14名船员,准备劫持渔船回国找公司讨说法

2011年6月16日,“鲁荣渔2682”在智利海域补满燃油。23时许,刘贵夺伙同包德等人在舵楼劫持船长李承权,威逼其返航回国

次日,伙食长夏琦勇持刀到舵楼门口要求见船长,姜晓龙持刀将其捅倒加害,最后将夏琦勇抛至海中,并捆绑大副付义忠

7月中旬,行至夏威夷以西海域时,刘贵夺怀疑有人故意破坏船上设备、阻其劫船回国。同月20日左右,刘贵夺、包德等人预谋先杀害疑有反抗迹象的温斗、温密、岳朋、刘刚、王永波和姜树涛6人,再杀害陈国军、薄福军、吴国志3人。期间,马玉超失踪

船长李承权、崔勇、段志芳为求自保,主动要求加入刘贵夺等人。刘贵夺为了筹集偷渡潜逃日本的生活经费,同时制造自己被劫假相,逼迫组织船员通过卫星电话,以生病、受伤为由,让各自家人向其提供银行卡打款

7月24日,行至日本以东1000余海里的西北太平洋海域时,刘贵夺得到黄金波告密,包德等人意谋反。当晚,刘贵夺先指使人持刀捅刺包德,逼其跳海。继而,双喜、戴福顺、包宝成、单国喜、邱荣华或被刺伤,均逼迫跳海。

逃亡日本途中,7月25日凌晨4时许,机舱进水、失去动力、船体倾斜,王延龙失踪,船长求救。付义忠、官学军、丁玉民、宋国春4人身着救生衣准备逃走,被刘贵夺、李承权等人加害,4人被迫跳海

宋国春在海中求救后被拉上渔船,段志芳、项立山被逼“沾血”,二人为自保伙同黄金波将宋国春所穿救生衣脱下,又将其手脚捆绑并系上铁坠沉海杀害。

得知求救。7月29日,农业部指令中国渔政118船抵达并拖带“鲁荣渔2682”号返航,荣成市也派出两条大马力渔船前往接应。8月12日上午,“鲁荣渔2682”号渔船回到出航地——石岛码头。

附二:判决结果

1 被告人刘贵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劫持船只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 被告人姜晓龙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劫持船只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3 被告人刘成建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劫持船只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4 被告人黄金波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劫持船只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5 被告人李承权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6 被告人王鹏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劫持船只罪,判有期徒刑12年,决定执行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7 被告人冯兴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8 被告人梅林盛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9 被告人崔勇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10 被告人项立山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一万元。

11 被告人段志芳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


全文完。


阅读上期,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首页 - 财经汇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