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C | 抓住夏末的阳光,在这7个户外雕塑展中自在呼吸

摘要: 每年夏天,欧美国家都会举办各色户外雕塑展。这些作品的创作者不乏功成名就的艺术大师,或冉冉升起的艺术新星。夏末秋初,让我们乘着夏日的尾巴,趁阳光还好,一起领略英美两国的户外雕塑展览。

10-12 03:53 首页 艺术新闻中文版

每年夏天,欧美国家都会举办各色户外雕塑展。英国尤其热衷于植物园与雕塑的结合:上世纪80年代以来,英国一改以往公共雕塑主要为历史人物的雕像,英格兰艺术委员会推荐所有的城市改造项目参与“百分比艺术计划”(Percent for Art Scheme),用项目资金的百分之一来委任其公共空间的艺术作品。这些作品的创作者不乏功成名就的艺术大师,或冉冉升起的艺术新星。夏末秋初,让我们乘着夏日的尾巴,趁阳光还好,一起领略英美两国的户外雕塑展览。





大卫·史密斯:白色雕塑

David Smith:The White Sculptures

新温莎风暴之王艺术中心 | 展至11月2日

大卫·史密斯《白色雕塑》展览


1967年,纽约新温莎风暴之王艺术中心(the Storm King Art Center in New Windsor)的创始人拉尔夫·奥格登(Ralph Ogden)买下了13件大卫·史密斯(David Smith)的雕塑作品。50年过去了,风暴之王艺术中心推出了首个大卫·史密斯特别展,专门探讨他对白色的运用。

大卫·史密斯,《Primo Piano Iand Primo PianoII》,1962年,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史密斯以大型钢铁雕塑闻名于世。1932年他在维京群岛待了8个月,并开始使用白色的珊瑚和贝壳作为创作素材。不久之后,他把大型金属雕塑也都刷成了白色,从而模糊了正负空间的分界,风暴之王艺术中心主任大卫·克伦斯(David Collens)如此说。此次“大卫·史密斯:白色雕塑”展(展至11月12日)在室外展出了6件大卫·史密斯在1962年-1963年期间创作的大型作品,在室内展出了另外9件雕塑、8幅画、38幅照片以及一段数字化的6毫米胶片电影。

大卫·史密斯,《2 Circles, 2 Crows》,1963年,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风暴之王艺术中心与史密斯在纽约博尔顿兰汀(Bolton Landing)的山间别墅的布局风格颇为相似。在新温莎,这些雕塑“在自然光和树林的围绕下仿佛活了过来,自由自在地呼吸,”克伦斯说,“这在市区的博物馆是不可能的。” 


加斯顿·拉查斯:《站立的女人》

Gaston Lachaise:Standing Woman

洛杉矶富兰克林·D·墨菲雕塑公园| 长期

洛杉矶富兰克林·D·墨菲雕塑公园

加斯顿·拉查斯,《站立的女人(女英雄)》,1932年,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这是法国艺术家拉查斯最后的真人大小的雕塑——灵感来自他的妻子伊莎贝尔·纳格(Isabel Nagle)。“你就是我求索已久、代表所有的女神,”他给妻子如此写道。这件裸体雕塑“体现了拉查斯对女性魅力的解读,即性感与信心的结合,”汉默美术馆(Hammer Museum)主管收藏事务的副馆长辛西娅·伯灵翰(Cynthia Burlingham)说。虽然这件雕塑是现代的风格(例如夸张的肌肉线条),但古典的站姿体现了拉查斯接受的法国学院派的训练。 


比佛利·派珀:《伽利略的楔子》

Gaston Beverly Pepper:Galileo’s Wedge

弗雷德里克·梅赫尔花园与雕塑公园|长期

弗雷德里克·梅赫尔花园与雕塑公园


比佛利·派珀,《伽利略的楔子》,2009年,密歇根州大急流城弗雷德里克·梅赫尔花园与雕塑公园,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弗雷德里克·梅赫尔花园与雕塑公园首席策展人、收藏与展览副总监约瑟夫·贝塞尔(Joseph Becherer)介绍说,这件委托创作的钢铁雕塑“非凡而大胆”。这是派珀(Beverly Pepper)的标志性系列作品之一,“旨在向人类历史中出现的基本而且影响深远的重要工具致敬,”贝塞尔说。参观者“走近这件作品时会像发现了某个失落文明的古老遗迹一样。” 


弗瑞兹雕塑展

Frieze Sculpture

伦敦摄政公园|展至10月8日


阿利卡·夸德,《Big Be-Hide》, 2017年,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在摄政公园举办的弗瑞兹雕塑展的开幕时间是7月,而不是10月。此次雕塑展展出了约克郡雕塑公园(Yorkshire Sculpture Park)项目主任克莱尔·利莱(Clare Lilley)挑选的25件雕塑,入选艺术家包括20世纪大师及当代艺术拉希德·阿瑞安(Rasheed Araeen)、约翰·张伯伦(John Chamberlain)、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加里·休姆(Gary Hume)、爱德华多·保罗齐(Eduardo Paolozzi)、汉克·威利斯·托马斯(Hank Willis Thomas)等。

Miquel Barceló,《Gran Elefandret》, 弗瑞兹雕塑展作品, 2017年,图片来源: Stephen White

对于这些选择,利莱表示:“此次25件雕塑作品的选择从趣味性较强的作品到十分政治化的作品均有,旨在展示当代雕塑艺术的材料与设计上的精巧,探讨雕塑的社会意义,以及反思人类生活与环境。” 


John Chamberlain,《FIDDLERSFORTUNE 》,弗瑞兹雕塑展作品,2010年,图片来源:Stephen White


亮点之一是波兰艺术家阿利卡·夸德(Alicja Kwade)的《隐秘之大》(Big Be-Hide,2017)。“夸德是正在冉冉升起的新星,她的雕塑作品放在户外的环境里尤为精彩,”利莱说,“其吸引力是各式各样的人都无法抗拒的,因此特别适合公共场合。”夸德经常会在作品中使用镜子以及利用各种材料制作的假石头。“她挑战了我们对真相的认知,混淆了我们以为真实的对象、空间、材料、光线,”利莱说,“她的石头和镜子构成了通向另一种现实的神奇入口,”她补充说,这不禁让人想到刘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爱丽丝梦游仙境》的作者)笔下的世界以及超验哲学。 


蛇形画廊夏季馆

Serpentine Summer Pavilion

蛇形画廊|6月23日至10月8日


2017年的蛇形湖夏季馆场馆,图片来源:Archdaily


从2000年以来,蛇形画廊每年都选择一位尚未在英国有建筑作品的建筑设计师在肯辛顿花园(Kensington Gardens)搭建临时夏季展馆,已成伦敦夏日艺术届的一种传统。今年的夏季馆由来自西非布基纳法索,目前定居柏林的建筑设计师弗朗西斯·凯瑞(Francis Kéré)设计。


回应蛇形画廊“微型宇宙”(Micro Cosmos)的设计主题,他的设计理念来自于家乡小镇甘多 (Gando) 的生活。凯瑞说,村里的大树是村民日常约见、聚会的场所。通过在中部树立钢架结构,支撑着向外张开的顶棚,整个建筑设计的外形如一颗大树。这样树下的形成公共空间即是一处链接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场所。


场馆的细节,图片来源:Dezeen


走进树木中部会发现其树冠式屋顶的向中部倾斜,并在中部有一个屋顶洞口。这样的设计下雨的时候在下雨的时候,雨水会通过屋顶洞口,如通过漏斗一般流入建筑中心。凯瑞表示,如此以来,建筑与人能自然建立更了一种更直观的联系,在象征意义上,强调于是人类生存与繁荣的基本重要资源。

 

科瑞的公共空间设计因此有极强的实用性。考虑到英国的天气多变,墙体通透,并且三面墙之间有一定的间隔。艳阳高照时,顶棚遮阳凉风能透过建筑墙体穿堂而过,下雨时顶棚提供避雨之用,开放式的墙体设计能让参观者自由的欣赏公园的风景。


爱德华多·保罗齐:《从伦敦到巴黎》

Eduardo Paolozzi:London to Paris

苏塞克斯卡斯雕塑基金会|长期


爱德华多·包洛齐,《从伦敦到巴黎》,2000年,苏塞克斯卡斯雕塑基金会,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从喧闹的大都市伦敦向南驱车两小时左右,是位于西塞克斯郡(West Sussex)的 Goodwood 庄园,也就是卡斯雕塑基金会及其雕塑公园的所在地。雕塑基金会由威尔弗雷德与珍妮特·卡斯夫妇(Wilfred and Jeannette Cass)于1992年创建,是一家通过雕塑艺术销售、咨询以及慈善资助维持日常运营的非营利机构。每年基金会将为雕塑公园委任至多15件新雕塑作品。所有展示的雕塑均能售卖,销售收入由艺术家与基金会平分,以便基金会有资金委任新的艺术创作。卡斯雕塑基金会也负责委任项目,参与到了众多国内外雕塑项目。从这种方式来发现、启发并展示当代雕塑的新秀名家。


苏塞克斯卡斯雕塑基金会的展览场所


“这件作品是爱德华多·保罗齐创作的最后一批户外雕塑之一,艺术家罕见地采用了木头作为素材”,卡斯雕塑基金会策展人海伦·特纳(Helen Turner)说。包洛齐对使用木头创作户外作品感到颇为担心,因为“需要做很多防腐保护的工作”,但卡斯雕塑基金会向包洛齐保证一定会照看好作品。据说,这辆载着抽象物体和人体部件的平板货车的灵感及其名字来自于艺术家儿时从苏格兰到意大利的旅行经历。


海伦·艾斯克贝多:《夏季田园》

Helen EscobedoSummer Fields

韦克菲尔德约克郡雕塑公园|展至10月29日


海伦·艾斯克贝多,《夏季田园》,2008年,韦克菲尔德约克郡雕塑公园,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从伦敦向北乘火车两个小时即可到达北部小镇约克,这里有著名的约克郡雕塑公园。占地500英亩,雕塑公园数家自己的展览馆以及公园区,也是欧洲最大型的同类公园。有许多永久性的大师雕塑作品,在乡郊的自然风光中看最顶尖的雕塑作品。作为一家“没有墙的展览馆”,约克郡雕塑公园更换其雕塑作品,全年推出多个展览。


Rasheed Araeen,《Zero to Infinity》,2007年,韦克菲尔德约克郡雕塑公园,图片来源:THE ART NEWSPAPER

Gary Hume,《Fragment of a Rainbow VI》,2011年,韦克菲尔德约克郡雕塑公园

伦敦艺术家拉娜·贝古姆(Rana Begum)在约克郡雕塑公园组织了一个名为“偶然几何”的展览,其中海伦·艾斯克贝多、安东尼·卡罗(Anthony Caro)等艺术家的作品为展览增色不少。艾斯克贝多的《夏季田园》(2008)是田野里散放着的许多铁丝网扎成的圆柱体,显然受到了欧洲农田里的干草捆的启发。卡罗的《步道》(1996)是钢铁材质的,与周围的自然环境形成了对比。这两件作品“对光线和色彩都很敏感,材料本身也会吸引参观者前来一探究竟,观察其中的复杂性”,贝古姆说。(撰文/邓赐麟、Victoria Stapley Brown、Jose? da Silva;译/盛夏 )





首页 - 艺术新闻中文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