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歌案最新消息:苦等404天,却等来这副丑恶嘴脸?!

摘要: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12-17 14:49 潮爷 首页 济南潮事儿

昨天,是中国女留学生江歌被杀一案在日本东京开庭审理。


昨天,也是江歌在日遇害的第404天。


江歌妈妈苦苦等待了这么多日夜,就只盼着法庭给为自己女儿的死一个说法,并惩罚陈世峰。


在10日江歌母亲江秋莲召开记者见面会上,记者问江歌妈妈:找到新的活下去的动力了吗?


江歌妈妈说:没有。

但大家的帮助让她自己不敢死,怕对不起大家。

死者亲人如此撕心裂肺的时候,被告陈世峰却是另一幅模样。


昨天,被关押一年,从未露面的陈世峰出庭辩护,他穿着拖鞋,脸色惨白,但是十分冷静。据说,相较于之前案发后媒体公布的照片,似乎“有点胖了”。

如果你对这件事还不熟悉,我们先来缕一缕事件的脉络。

2015年10月,日本某语言学校,刘鑫搬进江歌寝室,两个人初次见面成为室友。

2016年4月,刘鑫入读日本大东文化大学院,与陈世峰成为恋人。

8月25日,刘鑫和陈世峰分手。

9月2日,江歌和刘鑫合租到一起。

11月2日下午,陈世峰来到江歌公寓找刘鑫复合,刘鑫独自在家。江歌回来后与陈世峰发生口角。

11月2日晚上,陈世峰尾随刘鑫至打工地点,刘鑫下班后请求江歌等她结伴回家。

11月2日22点多,江歌和江秋莲微信通话,23点08分挂断。

东京当地时间11月3日凌晨零时08分,江歌与母亲进行了最后一次通话:“刘鑫到了,我去接她。”

11月3日凌晨零时22分,江歌在公寓门前被陈世峰杀害。

11月3日17点,中国驻日大使馆打来电话表示江歌遇害。晚上,江秋莲从刘鑫那确认了噩耗。

11月4日凌晨三点,江秋莲发布微博,请求在日留学生督促警方破案。

11月4日晚,江秋莲抵达日本。

11月5日9点33分,江秋莲发微博:我是11月3日在日本东京遇害身亡的中国留学生江歌的妈妈,我现在东京警察署,昨晚见到江歌遗体,江歌脖颈处,身上多处刀伤,刀刀毙命,惨不忍睹,凶手在逃,初步怀疑凶手是同寝室刘鑫的前男友。请同胞们帮忙为江歌讨还公道。

11月7日,陈世峰被警方以恐吓罪逮捕。

11月9日,刘鑫第一次对江秋莲讲述案发情况,认为是陈世峰杀的。

11月10日,刘鑫向江秋莲表示,陈世峰曾来公寓骚扰。

11月11-12日,江歌追悼会在日本举行。

11月19日,江秋莲带着江歌骨灰回国。

11月24日,日本警方最终以杀人罪对陈世峰发布逮捕令。

12月14日,陈世峰以杀人罪被正式起诉。

2017年8月14日,江秋莲在国内发起签名活动,请求判决凶手死刑。6天内,24万网友在线支持。

11月4日,江秋莲再次前往日本,征集签名要求判陈世峰死刑。

12月11日,江歌案于东京公开审判。

这次庭审,陈世峰面临两项指控:一项是恐吓罪,一项是杀人罪。


12月11日  庭审第一天


面对两项指控,陈世峰只承认了恐吓罪,但对于杀人罪,否认蓄意谋杀,而是杀人未遂。


陈世峰承认自己曾经用手机里刘鑫的内衣照、视频威胁刘鑫。


在对陈世峰的杀人动机的判定中,检方和辩方主要在以下指控上交锋。


指控1:陈世峰作案手段恶劣,江歌身中数刀。

根据下午最新公布的法医尸检结果显示,江歌颈部左总颈动脉被刺11-12次。手部也有五处伤口,属于防御性伤口。


陈世峰说自己和江歌有过争执,自己也有受伤。但法医和刑警认定,陈世峰脸上和手上的伤口并不是当时产生的。


指控2:陈世峰是有计划的作案。


检方特意请陪审团注意以下几点:陈世峰是近视眼,但在案发当天他并没有戴眼镜。陈世峰出行时没有带地铁卡,没有带钱包,是用零钱买的车票。


他还随身携带着另一套衣服,检方推断是为了在杀人后换上新的衣服来逃离现场,躲避追查。


而辩方声称,这是因为陈世峰家中的洗衣机在前一天洗了地毯,陈世峰觉得不干净,想找免费洗衣房来洗,就将衣服携带在身上。



指控3:陈世峰最初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刘鑫,但作案结果导致江歌的死亡。

在谈到案件当天的经过时。辩方律师说,陈世峰不是去找刘鑫,而是去找江歌进行恋爱咨询。只是在争吵过程中,陈世峰过失致人死亡。


这里面,有一个很重要的分歧,就是:

凶器水果刀是哪里来的?


检方称凶器是来自陈世峰的大东文化大学的研究室里,在其学校研究室发现一把水果刀外壳,但是不是凶器外壳还未确认。


而陈世峰律师称,刘鑫看到陈世峰来了,就递给江歌一把刀,说“我害怕”,随即吧江歌推了出去,并锁上了门。


对于“锁上了门”,昨日日本警方公布的录音资料里,清晰的录下了刘鑫说的一句话:“把门锁了,你不要骂了。”


但是,到底是谁锁了门?

截止至今天,还没有确切的答案。


在11日下午的庭审中,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庭上公布了江歌的尸检报告。

法医称,江歌颈部左颈动脉不止被刺一次。总共有11-12个伤口。

最致命的伤口叫做6号伤口,是左总颈动脉,失血如同瀑布,很快会失去意识,无法发声,同一个部位伤口很深,而且被刺了两次。多处伤口被刺后,刀又被拔出,再刺。


听到这里的江母,终于忍不住伏在桌上,痛哭。


但是相反的,庭上的陈世峰十分冷漠,即使是坐在对面,也全程不看江歌妈妈一眼。


四百多天的伤心欲绝,却等来一幅毫无愧疚的冷漠嘴脸——只忙着疯狂为自己脱罪,拼命地想把案件的重心转移到刘鑫身上。


微博认证信息为“刘鑫法律顾问”、北京罗斯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于洋表示,“陈世峰已经杀害了一个女孩子,现在还想让另一个女孩子来背锅,可悲


12月12日  庭审第二天



今天,是江歌案的庭审第二天。

今天的庭审,是江歌母亲出席,回答陈世峰方面律师的辩护内容。主要内容如下:


1.事发当天傍晚,江歌通过微信与母亲聊到了刘鑫跟男友吵架的事情。

事发之前,傍晚的时候,江歌在跟母亲聊天时,提到了刘鑫跟男朋友吵架的事情,并且表示江歌有点不想跟刘鑫一起住了。因为刘鑫不买家用消耗品,也不丢垃圾什么的。

江歌曾经跟母亲提起这一意向。


2.陈世峰曾通过刘鑫,得到了江歌的微信。

江歌的手机上显示(陈世峰曾经从刘鑫的手机中得到了江歌的微信,并跟江歌联系过),江歌曾把截图给母亲看过。


3.陈世峰11日称:带威士忌跟江歌喝酒聊天。

今日庭上也讨论了是江歌能不能喝酒这个问题。陈世峰昨天说带威士忌跟江歌喝酒聊天嘛,但江歌母亲表示江歌能喝一点点但平时不喝酒的。


今天上午的庭审,还公布了江歌遇害之前跟母亲的聊天记录。

这其中,也包含了江歌对未来的担忧:妈妈对不起,花了你那么多钱。我已经去好多公司面试了。


她还提到了:等我有钱想开一个酒吧。因为现在的年轻人都是独生子女,都很孤独。可以有知心人说说话。

这样一个善良、处处为别人着想的女孩,在因为帮助朋友而受害后,涉案的另两个人,行为却让人心寒不已:

一个在疯狂脱罪,一个在拼命撒谎。


这个案件,让很多人对“好人有好报”这句话产生的怀疑。

好人真的会有好报吗?

以前潮爷可能会很自信地告诉你:当然了!

但是现在,底气全无。


因为在这整个事件中,我们看到的,明明就只有:善良的人死了,但是害死她的人却依旧自在逍遥——面对死者母亲,毫无愧疚,一句道歉都没有的陈世峰,以及在朋友死后一百天,开开心心过大年,比着“耶”自拍晒朋友圈的刘鑫。


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是人性本来就是如此丑陋?

是不是善良限制了我们的想象?

明天,刘鑫将会以视频直播的方式出席庭审。

接下来,潮爷会一直关注这个案件的进展。

希望江歌的死因能早日真相大白!也希望迟到的正义还能到来



▍责任编辑:慕容云海

▍商务合作:13715133687(张先生)

▍法律顾问:广东高睿律师事务所  吴茂树律师

▍本文部分素材源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


首页 - 济南潮事儿 的更多文章: